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成魔之路
成魔之路
一個人眼睛有多盲,找個眼科醫生驗驗就知道;但一個人心眼有多盲,以許智峯搶手機事件一測就看出。

反對派在搶手機事件紛紛割蓆,最擅辯的大狀黨失蹤封口,民主黨招牌受累要家法侍候,倒是有幾個死硬派繼續合埋眼護短,毛孟靜說許智「沒熊抱亦無面貼面,罪不至死」;朱凱迪、區諾軒也明言誓死「攬他」。

忽然覺得,這次事件像一面照妖鏡,照出邪魔妖孽,更照出雙重標準。

標準一,關於非禮。

去年十二月,葛珮帆議員在立法會會議暫停期間,在facebook直播反對派搗亂實況,民主黨黃碧雲在葛珮帆的直播鏡頭前不斷騷擾,謝偉俊看不過眼把她拉開,黃碧雲立即大叫「非禮呀,性騷擾呀!」反對派即時起哄,指責59歲的謝偉俊非禮59歲的黃碧雲。

今日,血氣方剛的許智,糾纏搶奪年輕女職員貼身而藏的手機,你們卻說:都未熊抱,又未貼面,不算非禮,那黃碧雲你當日叫什麼?

標準二,關於私隱。

死撐許智的人說,女職員侵犯議員私隱、監控議員動向,才有搶手機事件。

請問,如果議員出入會議廳、去了哪裡、身在何處、幾時出去、幾時回來等資料都是私隱,所有大廈保安員都在侵犯你私隱,通通拉得。況且,議員開會是天經地義的,收了人工就要做事,你逃會就要受社會受市民受納稅人監察,職員不是幫政府監控你,而是幫香港市民監察你,明未? 

標準三,關於狗仔隊。

受害女職員的工作叫立法會「全程監察小組」,反對派及傳媒卻用「狗仔隊」三個負面字來稱呼她,讓人一聽就覺得是女職員在做鬼祟事,難怪惹許智怒火。

這種標籤式語言偽術是反對派慣常做法,大眾必須看清,社會必須糾正。像蘋果記者鬼鬼祟祟跟在後面偷窺偷拍的才是狗仔隊,這位光明正大坐在會議室門口公開公正地工作的女職員,叫「全程監察小組」,請別混淆視聽。

標準四,關於辭職。

許智峰蝦女人、搶手機、侵犯私隱,有原告有錄影有證有據,護短者卻說,罪不至死,不該褥奪議員資格。

去年九月,何君堯議員因為一句「港獨殺無赦」,被反對派群起狙擊,投票要褥奪他議員資格,甚至要求律師會把何君堯除牌。

人家一句話就要罪該萬死,自己友闖彌天大禍也罪不至死,看來反對派的雙重標準,已練至登峰造極境地,成魔了。

原圖:港人講地資料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