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誰對誰錯
誰對誰錯
九巴炒發起罷駛「月薪車長大聯盟」召集人葉蔚琳等共四人,掀起一陣烽煙。我認為九巴搖擺不定,忽軟忽硬,犯了兵家大忌,但葉蔚琳過激及「人治」的行為,我無法認同。

葉蔚琳有權罷工,而非「脅持」巴士,突然把巴士「停駛」路中央,等於「騎劫」乘客,對於其他道路使用者極不公平。

我對於近年的佔中、佔旺,到佔領巴士,感到極為厭倦,社會應否繼續鼓吹「惡霸」的行為?每個人都自認為是真理化身,動輒霸路、霸巴士,漠視其他人的權利。這本身是獨裁,是霸權。

葉蔚琳聲稱代表基層車長爭取利益,但其認受性成疑。她究竟代表幾多車長的想法?她未經選舉,罷駛行動更未經諮詢,未獲認可。她在「騎劫」車長,實行一己的想法。  

罷工應該在勞資雙方談判破裂下,迫不得已採取的最後撒手鐧,因為罷工往往對各方面造成損害。但葉蔚琳跳過組織工會、跳過被選舉、跳過凝聚車長共識、跳過給予資方合理時間反應,便一頭栽進罷駛行動中。結果參加罷駛的司機僅十個八個,證明罷駛行動失敗。

葉蔚琳一直採取「人治」,例如罷駛後,初時說好和九巴會見,其後在《千禧年代》節目中,忽然改變初衷,指若是個人名義見九巴,寧願不見。半天過後,她一變再變,又願意以個人名義見面九巴,出爾反爾,搖擺不定。在電台訪問中,她公開表示同情被控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的三十歲肇事司機。這個立場是否其他九巴司機贊同的?葉蔚琳何時代表自己,何時代表九巴司機呢?

爭取勞工權益,其合理性和代表性是非常重要的。葉蔚琳的錯誤,不在其訴求,而在其方式。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2018年03月08日
原圖:大公網圖片 RTHK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