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滅聲方程式
滅聲方程式

前幾天在小欄寫了篇《金鐘的蝴蝶與大埔的龍捲風》,提到二○一四年的佔中是一種「蝴蝶效應」,把社會上的戾氣、怨氣、怒氣都翻出來,煮熱、炒「㷫」,形成一場互相仇恨、互相敵視、互相責難、互揭瘡疤的龍捲風,久久未能平息。於是,動不動就兇人、罵人、圍人、影人的風氣,間接造成日前那場十九死的大埔奪命巴士車禍。

我的文章向來備受黃營垂青,這次直指佔中敗壞了社會風氣,他們旋即發難,罵我的粗言在社交媒體洗了版,就如按摩的人被按正穴道一樣,叫得最大聲最痛之處,就是病根。

 

我向來對黃營反擊不聞不問不回應,這次心血來潮,覺得是很好的個案分析,讓大眾看看,黃營是如何滅聲滅口,令不同意見者收口卻步。

 

這些年常聽到市民說,為甚麼黃營聲音一面倒佔據所有平台和空間,其他理性的聲音少之又少?我告訴你,是因為他們有滅聲方程式,這裏就有幾個活例。

 

早陣子有位被譽為「正義姐」的教師,在城市論壇發言批評參選議員的周庭,立即被網民起底、謾罵,還公佈了她任教學校名字,呼籲大家去學校投訴。

 

今年一月,因朱經緯警司案件,有市民發起撐警遊行,有位退休法官參與其中,因他接受了記者訪問,立即被黃媒及網民起底,找不到負面資料,就翻出他二十年前的一些芝麻綠豆「牙齒印」來誇大抹黑。

 

我前天在小欄文章只理性地提出一個觀點,就是「佔中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釋放了人的罪惡心、仇恨和獸性」,翌日,一眾黃媒包括蘋果、明報、信報、香港01、立場新聞,隨即高調撰文反擊,同一時間有打手在網上圍剿,說着說着,甚至說成我「支持巴士司機行兇殺人」。

 

然後有記者打爆我手機要訪問,有無謂人不停在臉書私訊留言講粗口。一句話就要滅你口,這是以言入罪的最高境界。

 

幸好,我們都不怕。「正義姐」繼續在網上拍片笑評時事,退休法官繼續在網媒寫文章揭司法黑幕,我依然故我如常筆耕。

 

這些年,要謝謝反對派,是他們把我磨練成刀槍不入。攻擊、咒罵、起底、恐嚇、搞家人、甚至到ICAC誣告,當你甚麼招都接過,就知道他們不外如是。

 

郭靖從來都是用厚實內功打退一切陰招,我們的內功就是道理,所以,同路人,不用怕,只要企得穩,一招就可殺敵。勇敢發聲吧,看他們如何滅盡七百萬把聲音!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20180215

 

原圖:大公報、港人講地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