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反對派窮途末路 年輕人勿受誤導
反對派窮途末路 年輕人勿受誤導

香港遊行示威很常見。上星期日香港眾志、社民連、人民力量等便發起今年第三次「與抗爭者同行」的遊行。不過,不知對於總共只有1800人參與,是不是露了底?


遊行氣勢弱 人數逐次減


其實,早於今年8月中旬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3人入獄後不久,這些團體已經組織了名曰「聲援政治犯」的遊行。大會發言人、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形容當天的情況是「人數自2014年佔領行動後最多的一次」,甚至有流言稱14萬人參與。


大會並未公布實際人數,推諉不夠人手統計,不過令人驚訝的是,遊行中沿街募捐並未受到人手短缺影響,傳媒報道當天共籌款超過250萬元。不足兩個月後,這批團體又在10月1日舉辦主題類似的「反威權大遊行」,大會聲稱有4萬人參與,再籌得逾110萬元。


姑且相信大會統計數字,不到半年內3次遊行,參與人數由14萬降至4萬,再降至1800。雖然黃之鋒死撐「人數並不重要」,但事實不容否認,如他形容「信念堅定」的人愈來愈少,高喊「守護DQ議員、反對政治檢控、反對政治迫害、釋放政治犯」的聲音也愈來愈小,反對派氣勢愈來愈弱。


黃之鋒說到感謝遊行人士走上街頭,為「政治犯」打強心針。他的確要感謝這些出席人士,因為有些人根本沒出現。參與旺角暴亂,被控煽惑暴動罪的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疑似棄保潛逃,不久前由法庭發出拘捕令,引起社會嘩然。諷刺的是2016年黃台仰還在「給香港人的最後一段錄音」中口口聲聲「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今天做了縮頭烏龜。8月遊行中與黃台仰一起高聲疾呼的梁天琦,則沒有出現在此次遊行的大合照中。港大前學生會長馮敬恩衝擊校委會罪成後也低調不少。不知主辦者看到合影中人愈來愈少,會否唏噓昔日「戰友」今天作鳥獸散。自己友都不參加的遊行,也怨不得市民不來參加。


人氣不夠、「戰友」潛逃,反對派便使出保留招式「造星」。前幾天某反對派報章整版刊登超長文章「力捧」周永康。細數周永康自小到大的種種經歷,深入分析心路歷程,從十多歲就知民族大義,講到從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畢業後「甘願回港,面對覆核刑期」。雖然文筆的確感人,但筆者想質問反對派,是否還要把這個已經被判監的年輕人推上風口浪尖?


事實須看清 切勿中詭計


筆者回憶起今年8月周永康、黃之鋒、羅冠聰判監後,港大站卑路乍街附近曾經出現的一批大型橫額,印有「佔中三子」肖像及「佢哋子女在家睇,別人子女留案底」的標語,諷刺戴耀廷、朱耀明、陳健民鼓吹別人的子女「違法達義」,自己的子女卻好好在家,並未參加任何違法行動或是受到任何檢控。


筆者希望年輕人不要再受誤導,看清楚這種「叫人衝,自己縮」的行為。新界東北衝擊案、政府前地衝擊案、旺角暴亂中,被判罪成鋃鐺入獄或是官司纏身的,多是20多歲的年輕人。剛剛進入社會,正要開始大展拳腳,就被所謂教授、學者蠱惑做了「炮灰」,賠上前途之後還沉浸在英雄主義的幻想中不能看清現實。


這批年輕人入獄後,戴耀廷曾經「寄語」,希望他們「利用監獄經歷洗練自己」,以便「將來有更大發揮」。筆者不禁打冷顫,除了「無陰功」再也找不到其他詞,來描述這群陰魂不散、硬是推着別人子女去「送死」的「有識之士」,也不禁要問,你們的子女呢?


原文轉載自《信報》2017年12月9日


原圖:港人講地資料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