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因為不屑,所以沉默
因為不屑,所以沉默

2012年反國教開始,香港出現了一個新族群,它的名字叫:沉默大多數。

這個族群,顧名思義,是大多數人。沉默的原因很簡單,一是對政治沒研究,不懂;二是懂得了政治,不屑。

此族群心態原本是不想惹爭執,故選擇默不作聲。舉個例,一個三十人的舊同學手機群組,踴躍發言來去去是那四、五個「黃絲」,然後總有一、兩個看不過眼的「藍絲」跟他們唇槍舌劍,其餘廿幾人,全是「已讀不回」,他們未必沒看法,他們只是顧及別人感受,不想因無謂事傷大家幾十年感情。

結果,一場一場風暴捲來散去,反國教、佔中、旺暴、梁游、DQ四議員……到釘書機,跑在兩極的仍是少數,大多數人如常沉默,不過心態已變,由不想傷感情變成不想損智商,真的,我近年寫文章,也愈來愈有跟白痴辯論的感覺。

之前認真兮兮地爭辯怎樣的宣誓才叫莊重,我已覺得很低智,隨便找個小學生來問問,他都可以告訴你什麼是莊重。早陣子民主黨釘書機自稱被擄,逃生後負釘吃魚柳包再回家沖涼睡覺,整件事已跌至幼稚園智商,難得仍有人信,更有人撐。

最近的《國歌法》討論已去到慘不忍睹階段,堂堂大狀走出來問:「唱國歌唱到好核突、走音甚至唱錯歌詞,又或者唱國歌時睇手機,算唔算唔莊重?」又有音樂人問:「我唔小心彈錯一粒音,算唔算貶損國歌?奏國歌時咁啱我腳趾抽筋,不能肅立,算唔算唔尊重?唱國歌過分肉緊引至表情猙獰,你知啦,歌詞又『血肉』又『長城』又『吼聲』又『炮火』,算唔算唔尊重?……」這些問題,答都覺得侮辱智慧。

最近跟幾個一向沉默的朋友聊天,問他們社會如此荒誕為什麼你們仍選擇沉默?他們一語道破:跟白痴理論?嘥氣啦!

好多人說,反對派已走進窮巷,藥石亂投,失焦了。我說,他們是得了被逼害妄想症,已步入精神錯亂地步,失智就真。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