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破冷戰思維 打造「宇宙帝國」
六中破冷戰思維 打造「宇宙帝國」

六中全會(即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決議文本總結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年來所累積之經驗和成果,並探討未來發展路向,為明年二十大討論如何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目標作準備;而西方傳媒則一如既往,把中國長遠政策準備工作,描繪為領導人借機鞏固自身權力之舉,例如英國廣播公司便借「一些觀察人士」之口,認為「中國可能回歸所謂的個人崇拜」。


國際形勢4轉變 二元思維過時


西方媒體上述之慣性套路,讓筆者想起上周於浸會大學傳理與影視學院舉辦的「冷戰論述」(Narrating Cold Wars)學術論壇內,不少學者認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輿論陣營,仍然停留在過去的冷戰思維框框之中,也就是把當下國際形勢,簡化為中美二元矛盾,卻忽略了以下4大轉變:


一、經濟:政治經濟互動超越意識形態之爭-過去以「美國VS蘇聯」為主軸的冷戰思維,強調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兩大陣營對決,也就是從意識形態層面界定敵我矛盾;然而,經濟全面全球化後,單純的二分法已不管用,典型例子是印度在國際間的影響力,根本難以簡單歸類為所謂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亦即世界秩序已進入了新一輪的多元局面。


二、社會:身份認同政治冒起-以「中美二元對立」作為分析框架的另一大缺陷,是眼前不論西方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由民族主義及歷史因素所衍生的「身份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近年明顯較諸冷戰時期的意識形態(ideology),更能夠牽動各國政府如何制定政策。


三、科技:網絡科技引發社會極度分化-冷戰思維的最大特色,是雙方陣營各自統一戰綫,敵我矛盾與內部矛盾必需要分清楚;可是隨着社交網絡產生出迴音室效應,「後真相」年代的民眾各自擁抱自以為是的「事實」,民粹政治造成社會分化。


去年最常用的例子,是美國人對新冠病毒之看法:若世界真的進入新冷戰時期,特朗普大可靠着「中國病毒」的旗幟輕易地連任總統,但現實卻是身份認同政治夾雜白人至上主義,令美國民眾選舉後不單未能團結,更日趨分化、仇恨加深。


四、政治:氣候變化迫使國際加強合作-當日冷戰的兩大對決,分別是核武和太空科技競賽。中國雖然也在擴張軍備,但論核武和整體軍事力量,美國仍有壓倒性優勢,遑論今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之防務體系,比舊冷戰時期更大、更強。


同時,歐洲諸國對於目前地球最大威脅,已逐漸轉為聚焦於氣候變化對糧食和水源的影響,因為生態轉變而衍生的種族和邊境衝突,可謂迫在眉睫,再加上疫情還未穩定,共同合作是當下國際關係不得不妥協下的主旋律。


一帶一路共同富裕 助財富累積


當中國思考如何邁向「第二個一百年」的目標時,以上世界新形勢是不能迴避的課題。而針對局勢發展,John Keane與何包鋼兩位學者提出了一套嶄新想法,名為「中國宇宙帝國觀」(China as a galaxy empire)--意思是中國正再度成為一個帝國,但有別於過往的發展模式,這個新興「帝國」將不再是傳統那種以納地稅和貢品的「陸地帝國」(land empire),也不是19世紀英國那種以艦隊搶佔殖民地的「航海帝國」(maritime empire),亦非近代以美國為首強調「制空權」(air supremacy)的北約陣營。


兩位學者之立論點,在於帝國的本質乃透過實力累積財富,故陸地帝國要有幅員遼闊的國土,才可以累積財富;美國之所以可以成為霸權,在於其短時間內可以把兵力調往世界各地之機動性,配合航空母艦戰鬥群的支援能力--也就是說,美國作為一個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扮演「國際警察」平定不同地方的騷亂,能為國家累積財富和不斷創造就業機會,因為軍事行動可促進軍工企業的發展。


至於所謂「宇宙帝國」中的宇宙,除了指上太空那種航天科技,也包含近月輿論經常提及、與「元宇宙」有關的互動通訊科技。對於中國來說,其累積財富的手段並非透過軍事行動,而是資訊及貿易的加速流動:透過網絡比較全球價格,再以低成本生產並快速出貨,中國改革開放配合互聯網普及這30年來,打造了人類史上財富累積的一次經濟奇迹。


正因如此,兩位學者認為,中國繼續發展下去的軌迹,根本上不會以侵佔或平定騷亂作為手段--反而世界愈和平、愈歌舞昇平,令全人類的消費意慾上升,更能讓在所有產業鏈和生產綫似乎也佔一席位的中國,持續累積財富。用這個角度理解「宇宙帝國」的話,則中國對內強調「共同富裕」,對外嘗試以「一帶一路」倡議及RCEP與其他國家共同發展,便顯得順理成章。


中美氣候競賽 合作共贏非對立


或問:既是求財而不欲稱霸,何解學者還是要用「帝國」一詞?原因有二:其一,是中國為求持續累積財富,將主動協助不同地方盡快回復和平,因此對於緬甸和阿富汗這些局勢動盪之地,中國不會如美國及其盟友般硬套新自由主義那套,視之為唯一出路,更不會打擊及破壞別國選舉,卻會反過來呼籲世界銀行和其他國家融資相助,以及停止經濟制裁,同時樂意與軍政府及武裝分子合作,從而嘗試建立自己的聲望和威權。


其二,是中國必定繼續嚴控資訊,以確保國家安全、內部穩定,但同時會某程度上容許各種論述「依照軌迹運行」,卻不一定必須與西方主流論述對着幹,以顯示敵我分明。例如當下中美的「氣候競賽」(climate race)鬥快達到碳中和,性質與當年美蘇的「太空競賽」(space race)鬥快登月便很不一樣,畢竟應對氣候變化講求合作共贏,不能二元對立。因此概念上,各種論述只要不威脅到管治,仍可以在各自的「星球」繼續存在,但必須圍繞核心運行,方算是同一「星系」。


原文轉載自《經濟日報》2021年11月15日


原圖:新華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好正
2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1月前
      0 回應
      有能者居之
      • +85290****55
        +85290****55
        1月前
        1 回應
        帝國論只係西方人的誤解看法,不了解中華文化和歷史。中國的崛起,只係當今中國的領導深深活用中華賢者治國的模式,帶領民族復興和你進步和推動世界共融和平發展。用「帝國」二字,膚淺。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