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9+2大算盤
要打9+2大算盤

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提出已有兩年多,對於落實這項目標遠大的規劃,個人對目前進度的評價,是「取得進展,但距離階段性目標仍有距離」,要加快推進,全面落實規劃,必須盡快回顧過去兩年的經驗,並提出相應的策略。


在作出檢視之前,我們必須認清楚,「大灣區」的規劃最主要的目標是什麼。對「大灣區」作出綜合整體提升,「9+2」區內的市民生活得到改善,當然不用置疑,但更重要是從「全國一盤棋」的角度去看。「長三角」和「大灣區」是全國發展條件最突出優裕的區域,這兩個區域固然是構成全國發展的最主要部分,也是對推動全國發展發揮廣大輻射和帶動作用的核心區域。要看「大灣區」發展的作用和成效,就必須從「9+2」作為一個整體,放在全國佈局中來評價,而不能零零散散的,去檢視這九市兩特區的個別發展。「大灣區」是一個整體,而不是「9+2」的總和,所以「大灣區」的佈局和規劃,不能打「9+2」一共11張小算盤,而必須打一個「9+2」整體的大算盤。區內九市兩特區的內部發展,可以各顧各的,但一旦上到「大灣區」的層次,就必須在整合一致的層次來考慮。


對於「大灣區」的規劃落實,最高負責的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由副總理韓正擔任組長,粵港澳的相關領導和「發改委」主任都是成員,而秘書處就設在「發改委」,由其屬下的地區經濟司承擔具體職責。這樣的架式,是規格夠高,權威夠大,但「大灣區」整體發展的研究和規劃的力量就有短板。領導小組是一個決策機構,但他們要有所決策,都要建基於一些成熟、可行及具效益的政策建議方案。這些建議方案何來,個人相信,可以來自區內「9+2」的地方政府,又或者來自「發改委」下面的部門。如果來自區內「9+2」的地方政府,這些建議其實又是來自這地方政府的小算盤,是從這一個地方政府的角度,甚至利益出發,而不是從「大灣區」整體發展,以及對全國引發的輻射帶動作用作為出發點,這就達不到中央政府對「大灣區」規劃的原意與期望。


如果政策建議方案來自「發改委」,其角度會較廣,層次會較高,但「發改委」多數從宏觀角度去謀劃,而「大灣區」的工作就較為具體。對於個別省市的規劃審批,相關的省市會作大量的政策游說推動,這些省市和「發改委」產生非常微妙的互動,那就好像跳探戈舞一樣。但放在「大灣區」的實際情况,「9+2」都可以個別向「發改委」推動游說,但卻沒有任何一個強大的力量,代表整個「大灣區」去跟「發改委」產生良性互動,那就變成了由「發改委」單邊推動,對整個「大灣區」發展的驅動力量,就打了折扣。


要提升這個「大灣區」綜合性發展的驅動力量,就必須認清最高的目標。政策建議方案不能零散式的、碎片式的,由「9+2」各地方政府各自提出,結果就猶如一個港式「燒味拼盤」般提交到韓正組長的面前,而必須是以「大灣區」作為一個全國重要構成部分,以及一個向周邊起強力輻射帶動作用的這個層次高度,去作出一個綜合性的政策建議方案。但目前可以提出這類政策建議方案的組織機構卻付之闕如,要加快「大灣區」的建設,盡快達到階段性目標以孚中央的期望,就必須馬上填補這個上層建設的空缺。


領導小組宜下設研究機構


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下面加設一個常置的工作機構,負責「大灣區」內的政策研究和規劃工作,這是一個專門的機構,所以組成人員不必是身居要職的現任領導官員,但必須熟悉「大灣區」內的經濟和社會情况,並具備在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方面的專業研究和規劃能力。這個組織在各個重要政策範疇,經深入研究調查之後,可以作出一個整體建議,例如創科方面,「十四五」明確規劃「大灣區」是其中一個創科中心,這個創科中心應該如何籌備、運作、佈局,以至整合「大灣區」內的資源,去達到最強效果,這很明顯就需要龐大的研究工作。深圳和香港大學以及中文大學的合作,在醫療和高教兩方面取得突破性的成果,如何把這模式擴展到「大灣區」,也是典型的研究課題。在城市化的過程,「9+2」的地方政府都為處理垃圾廢物大傷腦筋,從「大灣區」的整合去思考如何有效處理廢物,是不是比當下只把厭惡性的東西往邊境地區處塞、「眼不見為乾淨」的方法上算?


粵港澳大灣區和其他灣區或者經濟區域有所不同,其中一項是包括了港澳兩個特區,享有「一國兩制」這制度上的優勢。但具備這制度優勢的同時,也因制度法規不同,而令資源要素不能自由全速流動。如果要善用兩制之利,而又可以讓要素相對自由流動,那就需要做大量制度建設和法規對接的研究工作。港珠澳大橋的運作是一個成功例子,如何援引相關的融和整合經驗到整個「大灣區」,又是研究規劃的工作。至於引入大型投資,加強「大灣區」的整體競爭能力,提升享負國際盛名的「大灣區速度」,也是這個研究機構必做的課題。


在「領導小組」下面常設這樣的一個研究機構,其組成過程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大灣區」的發展爭分奪秒,建議可由區內的民間智庫首先牽頭,在區內成立一個具相當研究能力的智庫研究組織,爭取馬上開展工作,就算將來正式的研究機構成立,兩者也可共同合作,又或者合而為一。總之,研究和規劃工作,不能再有遲疑。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1年4月22日


原圖:新華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12
好正
4
心心眼
0
好好笑
0
令人傷心
0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2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2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