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復興遇上霸權永續
民族復興遇上霸權永續

去年底在本欄的一篇〈中美核心利益矛盾下的國運之爭〉,引述了北京對中美矛盾的定性:「中美矛盾已經不是意識形態上的不同、制度上不同的摩擦,而是涉及國運的競爭。」

 

什麼叫國運之爭?消息來源沒有詳細闡述,但從文義解釋,那一定是你得我失、你進我退的相互競爭。北京之前一直鼓吹中美兩國之間的新型大國關係,是強調和平共存、共同發展,其最形象化的表述,就是太平洋之大,足夠容下中美兩國的存在。

 

霸權永續是美國核心利益

 

中美的矛盾已進入無法調和的地步,原因是兩國的國家核心利益的碰撞。對美國而言,其最核心的國家利益是霸權永續,美國官員都是老實不客氣的,不但把「國家利益」4 個字經常掛在唇邊,也從不諱言美國是一個霸權(hegemony)。美國的霸權,正面一點的說法,是維護世界的穩定和秩序。一些國際關係學者認為,美國的存在,讓世界少了許多戰爭的風險。當然這種說法可容爭議,二戰之後美國涉及的軍事衝突為數不少,但支持美國一強獨大的學者會認為,沒有美國霸權的震懾,軍事衝突可能倍增。

 

而說實在一點,美國維持其霸權,當然也就是維護了美國的國家利益。而美國謀求霸權永續,也就是美國跨黨派的政治精英階層,以至美國國內的「政軍複合體」的廣泛共識,而任何威脅美國的霸權永續事業的障礙物,美國都會執意剷除。

 

十九大提30年完成民族復興

 

在前年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後,個人不斷向關注國際事務的朋友請教一個問題,那就是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一眾白宮高層,以至國會山莊的大老們,當天一覺醒來,看完習近平十九大報告的英譯簡報之後,究竟會有何感想,又會有何動作?這份經中國共產黨省部級幹部兩上兩下,凝聚全黨共識的政治目標,就是要在30 年內,完成民族復興的事業,到時的一個現代化的強大中國,對全球獨一無二的美國霸權究竟有何衝擊?簡而言之,當中國民族復興大功告成之時,美國的世界霸權還能否永續?

 

無論中國是否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隨着中國的經濟力量快速提升,製造業基礎不斷轉型加固,「中國是該國貿易最大伙伴」的國家的數字,已是「美國是該國貿易最大伙伴」的國家的約兩倍時,而且基礎建設不斷向外伸延擴展,無論提不提一帶一路的倡議口號,這種經貿人文的網絡也會快速發展。而中國處於亞太區內最核心的戰略位置,其迅速擴張,不可能不令到美國區內的戰略利益受到擠壓。

 

美國在數年前提出的重返亞洲的戰略部署,當然是衝着中國在區內急速擴展而來,而最不可調和的矛盾,就是台灣問題。

 

經貿利益,以至資源爭奪,還可以通過談判來作出協調,在程度上紓緩中美的矛盾,但台灣問題,就妥協無從!對中國而言,解決台灣問題,已經出現一定的迫切性。在十九大報告內,雖然沒有訂明統一的時間表,但如果中國民族復興目標以30 年為期,那一個仍然處於分裂狀態,台灣問題未能圓滿解決的中國,又能否算是圓了中華民族復興的夢?

 

對兩岸關係稍有認識的人士都會明白一條道理,就是:「沒有兩岸關係,只有中美關係。」兩岸關係只是中美關係的投射,台灣作為美國圍堵中國第一島鏈最前沿的哨站。無論美國把台灣拱手相讓,還是中美兩國經過激烈而漫長的鬥爭,台灣回歸,中國統一,對美國在亞太區內的霸權地位將是致命一擊,統一的中國將會徹底改寫亞太區內的權力平衡。美國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其戰略目標,就是防止美國被中國擠出亞太區。如果美國在亞太區失去戰略領導的位置,那就不止是區域上的挫折和損失,而是再無法維持其超級霸權的地位。世界的格局,將會由「一超多元」,變成「多元」,又或者「幾大多元」的局面。真的搞不好,美國只能退回北美洲當大哥!

 

兩岸統一將改寫亞太權力平衡

 

所以中美的矛盾,不是中國要取代美國當老大,事實上,中國的綜合國力仍然跟美國相去頗遠。但中國在民族復興的進程中,將無可避免令到美國「一超獨大」的霸權地位改變。美國在二戰勝利換來的超霸地位,可能就此畫上句號!當一個霸權不再是霸權的時候,那就什麼都不是了!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19年6月6日


原圖: 中新網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支持
9
好正
3
無意見

評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