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十四年抗戰
我看十四年抗戰

本文作者為中國歷史教育促進會(香港)會董周軒諾

中國教育部於2017年1月10日宣布,從2017年春季始,國內的學校教材會全面落實「十四年抗戰」概念,即由1931年9月九一八事變起計算,八年抗戰一律改成十四年抗戰。教育部基礎教育二司日前已特意發函予全國中小學提出了修訂教材要求。

教育部表示,把教材中的八年抗戰全部改爲十四年抗戰之目的,就是要藉此全面反映日本當年的侵華惡行,並借此强調九一八事變後的十四年抗戰歷史乃前後貫通的整體,應在中小學教材中予以準確體現。

本來1937年的七七事變(盧溝橋事變)標誌着中國人民抗日戰爭開端,現在改早6年,從1931年開始,筆者覺得此舉合情合理,符合史實。  

其實真要追根溯源的話,由1894年(清朝光緒二十年)算起,中國人民就開始抗戰了。

正如國學大師梁任公在《時務報·變法通議·論不變法之害》中所言:「今夫日本……自明治維新,改弦更張,不三十年而奪我琉球,割我台灣也。」 從19世紀70年代起,即日本明治維新開展後不久,日本人便即有覬覦中國領土之心。1879年3月的吞併琉球並改成沖繩縣。1894年的甲午戰爭,1900年的八國聯軍之役,1904年的日俄戰爭,1915年的「二十一條」,1918年的霸佔青島,1927年的東方會議和《田中奏摺》,1928年的五三濟南慘案及皇姑屯事件等一連串暴行已經証實了日本一直用軍事行動來入侵我國。福澤諭吉、伊藤博文、山縣有朋、陸奥宗光、日置益、田中義一、岡村寧次等日本近代史上響噹噹之大人物,哪一個不曾處心積慮地為他們的大日本帝國攻打中國作籌劃?

此所以1895年,清廷割寶島澎湖予倭寇時,北京有「公車上書」 ;台灣有抗日的「台灣民主國」成立,唐景崧、丘逢甲、劉永福率台灣軍民英勇抗敵。1915年袁世凱簽下「二十一條」時國民有抵制日貨行為。1919年五四運動時有罷買日貨行動。1928年北伐期間發生「濟南慘案」後有國民政府號召全國人民「對日本進行經濟絕交」。

另外,家喻户曉的蔡廷鍇、馬占山、宋哲元和楊靖宇,不是在1937年盧溝橋事變前就已經帶領士兵奮勇抗日嗎?尤其是驍勇善戰、有「東方拿破崙」綽號的馬占山將軍,早在1931年10月即成爲首個違反國民政府「不抵抗命令」的將領,率部跟日本關東軍激戰,曾在1931年11月打起膾炙人口的「江橋抗戰」。1932年4月,馬氏更組織了東北救國抗日聯軍,用游擊戰術與日寇周旋。

再者,1935年由文藝界創作、席捲神州大地的電影《風雲兒女》,唱遍中國大江南北的《義勇軍進行曲》以及1935年12月的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不是另一種抗日戰爭行爲嗎?對中華兒女而言,一早已經抗日了,不管是在行動上還是思想上。

去年12月28日(美國時間27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夏威夷「亞利桑那」號戰艦紀念館向當年於偷襲珍珠港事件中喪生的1177名美軍獻花,雖然他發表講話時提到「不能重演戰爭慘劇」,但就依舊不肯就發動戰爭道歉,迴避歷史。  

就在安倍獻花之際,日本復興相今村雅弘卻在國内參拜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讓人懷疑日本人是否真心對戰爭行為作反省。德意志廣播電台職員埃德曼隨即發表文章,表示日本到今天還視自己為戰爭受害者,又對南京大屠殺等凶殘行徑絕口不提。《南德意志報》報道,如果安倍誠意終止戰後陰影,就需要向所有受害方表示痛悟之情。三藩市退休法官、慰安婦正義聯盟共同主席鄧孟詩認為,假如安倍對日本發動二戰存有悔意,便應親自到南京道歉,並到中國首個「慰安所」向亞洲婦女道歉。

反之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2015年接受共同社採訪時,已主張日本應直截了當地跟中國和韓國道歉,並批評日本社會否認南京大屠殺及中韓慰安婦問題,試圖改寫歷史。村上於今年2月的新作《騎士團長殺人事件》裏亦承認了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雖然此舉令他被當地網民圍攻,然其勇於正視歷史之態度相信會為更多世人稱頌。

清朝詩人龔自珍説得好:「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絕人之才,湮塞人之教, 必先去其史。」(《定庵續集·卷二·古史鈎沉論》)筆者以為不論是八年抗戰還是十四年抗戰,每個中國人,都必須牢記自己的歷史,尤其是先輩艱苦抗日之歷史,以史為鑒,貢獻社會、壯大祖國,這樣才是保家衛國、避免國家被外敵所滅的萬全之策!

原圖:網絡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

  • shuyicai58@gmail.com
    shuyicai58@gmail.com
    2月前
    0 回應
    改朝换代,朝鲜政府混血女主席茱琳收到各界祝贺,星空闪烁灿烂
    • 810664567@qq.com
      810664567@qq.com
      7月前
      0 回應
      牢记在心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