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文章】被囚禁的樹
【獨家文章】被囚禁的樹

颱風來了,一般都會「附送」水浸和塌樹,這陣子,香港的樹好像要來個大報復似的。

繼早前何文田巴富街一棵10多米高的鳳凰木突然連根倒塌,壓毀4車釀成兩人受傷。旺角一棵古樹細葉榕也在3號風球下連根拔起,將旁邊燈柱壓彎90度。大埔梧桐寨的塌樹更奪去人命, 64歲的村長丘玉生在處理枯樹時被樹幹擊中,送院不治。

我不懂樹,但每次走過大街小巷,看到一棵棵被囚禁的樹,我完全感受到它們的憤怒。

是的,香港的樹,大都被囚禁,感覺,就像被綁住了腿,然後釘死在一個方寸的石屎囚室內。

無論行人道上、還是屋邨樓下,稍懂計算,都會看出大部分樹都是不成比例地頭重腳輕,根全被困在一個方寸的石屎內生長,樹幹樹枝就由得它們無限繁衍。

正如一個疊羅漢遊戲,上面拼命疊、拼命加人負重,但下盤卻不容許你紮馬,還要雙腿緊貼擺個丁字步,不掉下來,才違反地球常規。

我不明白,香港明明有機木辦、有樹藝師,這些種樹的顯淺道理,不可能不懂得。至於這次大埔的奪命意外,更反映政府官員向來的懶政心態,不死到臨頭、不搞出人命,問題是不會得到關注的。

大埔塌樹砸死人事件,嚴格來說,不是意外,是人禍。根據另一名村長的證詞,他們8月已向地政署投訴該樹有問題,承辦商檢查過後,表示樹已枯死,要移除,但不用即時移除,於是一拖就3個月。村長曾再3次投訴不果,才無名火起帶同村民捋起衫袖自己來,誰知一動,就給大樹砸斃。

我很明白村長的憤怒,因為類似經驗,我都有過。我也是住鄉村的,路口有家人在門前鋪磚霸地,我向地政署投訴有人霸佔官地,他們說,情況沒有即時危險,等吓啦,我們還有很多個案要做。

恰巧我門前的閉路電視拍到幾個下雨天都有村民在那通道的地磚上幾乎滑倒,當中包括村內幾位八、九十歲的老人家,於是我再拿著閉路電視視頻投訴問:「這都不算危險?」地政仍是敷衍了事。我問官員,這種情況,如果沒意外發生,一般等多久,他回覆:兩年!

有人在官地上鋪磚霸地,你發信控告肇事者請他立即清拆,這種動作,竟然要兩年,老實說,我們草民,無法理解。

找得政府部門投訴的,都不是即時危險,因為如果好危險,大家已經打999了。

政府該做的,是防範未然,阻止意外發生,然而,幾十年來我們看到的,卻是永遠的等,等什麼?大概等搞出人命吧。死了人,什麼都可以加速,報告立即寫好,枯樹立即處理,然而,正如另一村長丘觀連說:「𠵱家斬晒成座山嘅樹都冇用啦,人都死咗,唔會翻生。」

民生無小事?此話不是說的,而是做的。

原圖: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3
好正
0
心心眼
0
好好笑
7
令人傷心
8
嬲爆

評論

  • +86135****8277
    +86135****8277
    3月前
    0 回應 檢舉
    可悲的香港市民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