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陋的「中國人」
醜陋的「中國人」

三十多年前,台灣作家柏楊出版了《醜陋的中國人》,激起不少人爭論中華民族的傳統陋習甚至劣根性的問題。三十多年後,夫人張香華按他的遺願不再發行那本書,因為「大陸文明已經進步了」。


張女士這個決定來得晚,中國人的文明老早已大步開跑,但相信舉世都不能否定她的觀察。當然,一個民族的復興和進步是整體表現,而個別的例外總還是有的。


受客觀環境影響,柏楊觀察的事例有所局限,但他提出中國人的劣根性中,有好一些仍然給香港人似曾相識的感覺。柏楊認為中國人自己做不好、幹不來的事,也不希望別人做得來;別人要是做了,他就到處搗鼓你、設計你。籠統點說,跟香港的「攬炒」所為倒有八九分相似。


《醜陋的中國人》書中的「老昏病大展」章節亦談到等同「假新聞」的問題,有一段摘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一致認為文字的力量可以封殺或曲解真實的事實,可以把白的染成黑的……玩文字魔術的知識分子,十分有把握的認為:天下小民全是狗屎,而大批醬缸蛆也偏偏心甘情願的……來堅信自己並沒有受騙。」


想想「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太子站打死幾十人;爆眼女事件;新屋嶺羈留中心強暴案等等,教人很難不對號入座。不管怎樣解釋,多少佐證如山,一些「玩文字魔術的知識分子」還是有能力要一些「中國人」搖頭擺尾地相信白是黑的,然後去罷工、罷課,拿汽油彈上街,打人燒舖,再然後說,一切都是中國的錯。另文「只我例外」中,也有一段很精采:「我贊成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我自己卻不能跟別人平等。我贊成建立制度,但只希望你們遵守制度,我自己聰明才智要高明得多,不能受那種拘束。」


香港又確有一幫不遵守法律和制度的中國人,一句「違法達義」便可以把法律操在掌中,打遍天下無敵手,任何不法的勾當都可以想得出、做得出,還大義凛然的說是「公民抗命」。


雖然「違法」宗師和大多信眾早受到法律制裁,在牢中思考自己的劣根性,但依然有聰明才智高人一等的,在法律面前比其他人更平等,早逃到海外逍遙快活,有空時罵上中國幾句,呼籲制裁中國和香港,再抹着淚向獄中「戰友」說,「我真慚愧,沒法跟你們在一起。」


柏楊泉下有知,當拍案而起,自嘆孤陋寡聞:「這樣醜陋無恥的中國人,我怎能漏掉?」他也許不知道的是,那些黃皮膚、黑眼睛的人,如羅冠聰、許智峯、黃台仰之流,大多只承認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柏楊從來沒有否定自己的中國人身份,從不鼓吹「去中國化」,撰文的主要目的不外乎鼓勵國人反思、改正。張香華女士認為近年台灣當局利用柏楊作品於「去中國化」有違他的意願,所以拒絕台灣的教科書取材。


那幫得到外國庇蔭而沾沾自喜的通緝犯認不認祖,相信絕大部分中國人不會上心、更不會介意。中國人文明進步,根本不願意有那樣醜陋的同胞。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1年12月03 日


原圖:羅冠聰社交網站專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4
好正
2
心心眼
5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5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8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8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你的光榮,我的榮耀
        8月前
        0 回應
        講得好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