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向特首「爆粗」的年輕人
回應向特首「爆粗」的年輕人

 

在二○一六青年高峰論壇中,一名參加者當眾發言,表達不滿施政。發言者的狂魯無禮的表達,和特首循循善誘的回應,激發我的社會責任,用文字去認同特首的使命感。

這位被特首稱呼為宇軒的年輕人,批評香港警方在雨傘運動中「……是打壓青少年,而不是關注和支持,是打壓,好像雨傘革命般,一群青少年手無寸鐵,被人放催淚彈……」跟着這青年控制不住自己,用爆粗來結束發言。不知是不懂禮儀、或是內心膽怯,或兩樣皆是,他隨即離場,沒有留下聽特首的回應。

不懂尊重人 消費雨傘革命

作為香港高等教育的講師,我的使命不但為年輕人傳授知識,我更希望能影響香港下一代的年輕人懂得追求真、善、美。

所以,我要指出,能有機會出席青年論壇,是代表着香港的年輕人向特首對話。可惜又可悲的是,以上所說的那年輕人,並沒有誠意真正去溝通,以致他給全世界人的印象,是不懂得尊重自己,所以便不懂尊重別人。事實上,我的學生們曾告訴我,就是運動開始不久,他們覺得這運動沒有效果。他們為何不支持雨傘運動?引用其他年輕人的看法︰這場雨傘革命只「為很多矯情和自戀的人搭建了舞台和布景」。在青年論壇爆粗,然後walk out。那叫宇軒的年輕人,正正不就是一個「消費雨傘革命、自我吹捧、自我感覺良好的人,不計其數」的例子嗎?

我教導他們分析是與非,但那年輕人形容雨傘運動的情況,只是一個很小的畫面片段。眾所周知,參與者並非像他選擇性地描述得那麼有多和平︰打碎玻璃的暴烈行動,長期的阻街,帶給其他人的不便,損害香港經濟生產。

警方控制場面 非「打壓」

他所謂打壓,是警方需要控制場面。雨傘運動中有蒙面或戴口罩的示威者,以鐵馬、磚塊及垃圾桶等數度衝擊立法會大樓,使警方不得不增援,以致發生到場後雙方爆發混戰。

筆者在美國加州唸大學,居住了多年,見過美加警察鎮暴,驅離示威學生的做法,如隨便開槍、騎警以馬無情踢向示威者,使之重傷,以去驅散人群集結等。相比之下,香港警察十分克制。

最後,我不得不回應,那發言者,絕不代表我的學生,絕不代表大部分香港年輕人!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2016年11月30日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