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筆錚錚】生人勿近 咎由自取
【鐵筆錚錚】生人勿近 咎由自取

因新冠疫情一再押後的記協周年籌款晚會將在12月舉行,該會主席陳朗昇今日(29日)在一個電台節目中透露,部分已經承諾贊助的機構及企業,表明不需要開名鳴謝,他不揣測背後原因。他指,過往記協舉辦的周年晚會,社會不同階層及政治光譜的人士都會出席,政界及鄉議局都會「買枱」,惟現時猶如「生人勿近」,他表示理解,亦感到傷心。


其實,這也不是記協第一次被「生人勿近」,本月初,消費者委員會表示,具有21年歷史、與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聯合主辦的「消費權益新聞報道獎」,自今屆起暫停舉辦。消委會稱,因應傳媒近年迅速發展,決定全面檢視與傳媒協作的消費新聞獎等活動,重新制定長遠計劃。


其實「生人勿近」這個詞似乎用得不是完全恰當,「眾叛親離」似乎更貼切一點。記協有沒有想過,為何多年的活動和聯絡,會逐漸地主動要「保持距離」呢?是「被打壓」還是自己做了什麼,讓人「忍無可忍不能再忍」?


逐漸變質的協會


陳朗昇指,過往記協聯絡「不同階層及政治光譜的人」,現在出現如此局面「不揣測背後原因」,那我們不妨來揣測一下。


作為新聞從業員協會,記協近年來逐漸變質,首先在不公平對待記者方面,就傷了不少新聞同業的心。非法佔中之後,尤其是反修例風波以來,記協常常不顧專業標準,拋頭露面以政治凌駕專業。最可氣的是,在反修例風波期間,暴力事件頻發,持不同意見的傳媒工作者被攻擊,但記協選擇性失明失聰。對某些特定媒體就高調支持發聲,而對一些立場不同的媒體記者就「封口」。當《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二○一九年八月十三日在機場採訪示威時,被暴徒懷疑身份,禁錮、侮辱和圍毆時,記協並未譴責暴徒。同年八月二十日,廣東廣播電視台記者在警總採訪,被一些反對派媒體「公審」,記協竟只輕飄飄「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佩戴記者證」一句帶過。讓人質疑是否真的代表大部分的傳媒業者。


偏離初心不受認可


因此,社會持續出現聲音質疑記協是否政治中立,建議記協公開會員名單、資金來源等資料,更質疑其「滲透校園」、成員雜亂是否有代表性,及其「人人是記者」的倡議有違專業道德。試問,這種以政治立場為先的協會,如何讓會員、及其他合作機構認可?


看記協一路變質,從本應的專業團體漸漸變成了主力參與社會活動,不安本分,政治淩駕專業的「搞事者」。偏離初心,合作者自然就選擇離開。這些也再自然不過了吧。


原圖:星島日報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11
好正
2
心心眼
3
好好笑
1
令人傷心
1
嬲爆

評論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8****49
      +85298****49
      1月前
      0 回應
      Excellent
      • +85291****52
        +85291****52
        1月前
        0 回應
        記協不如收檔算啦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