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文章】久違了的守望相助
【獨家文章】久違了的守望相助

我成長的年代,沒打機這回事,年輕人要不打波,要不打書釘,對的,喜歡看書的只能打書釘,或者租小說、租漫畫,付錢買本書回家,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那時候有幾個作家的書特別受年輕人歡迎,金庸、三毛、衛斯理、瓊瑤、亦舒……他們的書,愛不愛上學的人都會看。


我不喜歡情情塔塔、傷春悲秋,所以我是金庸及三毛的鐵粉,俠客的笑傲江湖故事、流浪者筆下哭泣的駱駝,塑造了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我唯一捨得省吃儉用買下來收藏的就是他們的書。


儲夠錢背包遊,我選了絲綢之路,目的是要去新疆喀什找《書劍恩仇錄》筆下的香香公主墓。至於三毛居住的撒哈拉沙漠太遙遠,只能神往,未能成行。


這趟放假去北非小國摩洛哥,終於如願走進夢中的撒哈拉。三毛半個世紀前的經歷,跟眼前的撒哈拉已大大不同。




住進沙漠帳篷,裡面有抽水馬桶、有熱水淋浴間、還有強勁Wifi。沙漠晚餐更有菠菜沙律、奶油焗茄子,我問老闆哪來的青菜?他帶我們到營地後面,指著那片翠綠說:「我們透過地下管道輸水耕種,要什麼,種什麼。」


變的,是生活條件;不變的,是沙漠、星空、和人情。


記得三毛的書常提及搭順風車、代鄰居出城買東西這些情節。沒經歷過,不覺是什麼一回事,去過沙漠,就明白原來這是沙漠人的日常。


進沙漠的幾天我們包了輛私家車連司機,他第一天就遲到,原來是去了超市買東西。每停一個休息站,他就在車尾箱拿包日用品來給那裡的朋友,有洗頭水,有護膚霜。


難得有人從城市來沙漠,所有認識你的人都會拜託幫忙帶點什麼。司機說,載完我們駕駛空車回去,他們都會載朋友坐順風車出城。


茫茫荒漠,司機一遇到對頭車,就會跟對方揚手示好,我問他:「每輛車經過都這樣打招呼,不累嗎?」司機說:「沙漠人就是這樣,活在極端環境下,守望相助很重要。」


「守望相助」四個字,我們不聞久矣,城市人開了冷氣關上門,連鄰居姓甚名誰、是何模樣都不知道,如何守望?怎會相助?


司機是個沙漠人,九歲之前一直住在帳篷裡,他說,那是最快樂的時光,孩子們一起走個多小時路上學去,穿著同款沙漠涼鞋,邊走邊玩,關係很密切。


即使他後來出了城市唸書、工作,父母仍要留在沙漠,於是每次車客人回撒哈拉,他都會順道幫左鄰右里、家人朋友帶點物資回來。


終於明白,為什麼三毛寧願一直在大漠流浪,因為人情味和守望相助已是城市的稀有產物。


圖片來源:屈穎妍提供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4
好正
2
心心眼
2
好好笑
2
令人傷心
3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