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不是人
兩面不是人

鄭松泰以立法會議員身份登記為當然選舉委員,遭資格審查委員會裁定無效,一併失去立法會議員席位,至今激進反對派在立法會內的勢力一個不留。報載資審會質疑鄭松泰的資格,主要考慮他侮辱國旗和區旗事件、涉嫌協助暴徒破壞立法會大樓,以至過往的言論行為。


鄭松泰多年來都是本土派組織「熱血公民」的骨幹成員,2016年更接任主席。翻看「熱血公民」的所作所為,身為主席又確實很難推說與他無關。


洗底行為是兩刃劍


「熱血公民」曾參加支聯會活動,主張「不要平反六四,我要中共倒台」;他們的口號包括「本土、民主、反共、建國」;又曾公開舉行「香港國旗升旗儀式」等等。主席鄭松泰對這些危及國家安全的行徑知道多少,又參與了多少?


鄭松泰為了保住議員的身份做了不少洗底工作,他沒跟隨立法會反對派大隊總辭,選擇留下孤軍作戰。去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他回應選舉主任質疑時,公開就倒插國旗一事致歉。


鄭松泰聲稱,經過這些年的觀察和反省,認為當年所做的事的表達方式確實不對,「但由於政府及公眾再無問及事件,無法表達對國家和《基本法》的敬意」,因此藉回應選舉主任的機會表達歉意,並承諾改過遷善。正面地看,可以說覺今是昨非,知錯能攺改,反面地看,卻是巧言令色,還帶上幾分肉麻。


洗底行為是柄兩刃劍,或者可以讓他有較大機會保住10萬塊錢月薪的席位,卻又刺中「黃絲」的神經末梢。鄭松泰生日,黨友送他生日蛋糕,有「黃絲」發現蛋糕是「藍店」出品,當然又是一輪口誅筆伐。最後鄭在臉書上寫:「我親身證實一次,點解黃絲大部分時間咁不可理喻。」


手足齊上齊落?


鄭與他口中的「黃絲」齊上齊落,不是由當日起,同路多年,怎的不知道他們跟理智全沾不上邊。他應該記得831警察殺人「冤」案,「受害人」死而復生後,太子站外依然擺滿鮮花;浮屍少女的母親說死者生前有情緒病,有人說她是冒認的,又收了掩口費;還有人相信把立法會打得稀爛的暴徒是警察扮的;叫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是要香港獨立。他到去年生日,才發現他們「不可理喻」,究竟是幼稚,還是扮無知?


覆水難收,玷污了的「底」的確不容易洗白,作了的惡不是寫篇悔過書、說幾句冠冕堂皇的說話,便可以當作沒事發生過。


真心悔改是要經年累月用行動證明,忽然愛國的例子已經不少,用不着再多加一個。跟隊攬炒派與國家對着幹,就像加入黑幫,說不幹便不幹,即使有朝一日國家原諒,但手足也不會輕易讓你改邪歸正。猪八戒照鏡,兩面不是人。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1年8月28日


原圖: 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9
好正
4
心心眼
6
好好笑
8
令人傷心
10
嬲爆

評論

  • acp4711@yahoo.com.hk
    acp4711@yahoo.com.hk
    1月前
    0 回應
    good
    • 龙一吟
      龙一吟
      1月前
      0 回應
      為表你的愛國情懷,你必須作反黑暴,篤灰反對派的最前線,先給香港人一個交代!
      • 龙一吟
        龙一吟
        1月前
        0 回應
        像偷襲珍珠港的美籍日裔,為表效忠美國,与日作战必在最前線。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