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選與雷動
棄選與雷動

上周筆者才提到非建制派恐怕會在選舉中陷入欲救無從的境地,不過非建制派在選舉前30小時迅速變陣,支持率低的候選人宣布棄選,而在選舉當天「雷動計劃」亦按照計劃起動,就結果而言,至少怎樣也令民主黨和公民黨 5 張名單全部當選,很大程度拯救了泛民。

泛民雖有棄選的決心,但危機意識卻很低:佔領運動後,泛民的支持者已大幅流失,不少甚至跑到建制派那邊去,年輕人亦幾乎一定不會投給泛民。20多萬張新增選票泛民也沒有着落:年輕首投族只會投給年輕人政團,年長的就投給建制派。換句話說,客觀意義上今次選舉就是革泛民的命的,這一點從連任失敗的傳統泛民中一目了然。

今次選舉由於刻意被冷處理、非建制派碎片化和民調欠指標性,實令一眾選民毫無頭緒,缺乏方向,因而在這背景下,棄選消息一出,反而令選民頓時重拾方向,建制派的如意算盤也再打不響。

因此,即使棄選的候選人可讓出的票數不多,但卻啟動了選民的策略投票模式,使他們大舉投給位處中游須爭奪尾席的泛民候選人,平白讓選情不太理想的候選人撿了極大的便宜─鄺俊宇由本來爭奪尾席,搖身一變成為票王就是最佳例子,所以棄選及雷動計劃實際上是為整個選舉變調而救了泛民。

然而,這部署下遭殃的還有中間路線:策略投票令投票行為帶有新的目的和方向性,令人覺得投給中間路線挽救不了局面,以致中間選民迅速歸邊。撇開民主思路不談,王維基及方國珊高票「梗頸」落選,便成為了這部署下最大的受害者。

原文轉載自《am730》 2016年09月08日

原圖: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