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文觀新】段崇智欠全港市民一個交代
【秉文觀新】段崇智欠全港市民一個交代

今天是警務處副處長(管理)郭蔭庶最後一天上班,之後開始退休前休假。他日前在接受媒體專訪時,不點名批評有人鼓吹所謂「違法達義」,形容這是「最惡毒言論」,動搖了社會基礎,削弱了公民需要遵法守序的意識及責任。的確,在2019年「反修例風波」,對於「違法達義,公民抗命」的謬論,部分香港市民一度深受蠱惑,被蒙在鼓裡,墮進這個政治騙局。然而,作為大學校長,每年花掉全港納稅人幾百萬公帑,段崇智當時有否一盡社會責任,對廣大年輕人傳道解惑呢?


回望2019年「反修例風波」,在幕後操縱者勾連外部勢力加持之下,反對派當時「恃勢凌人」,不斷造謠生事,不遺餘力抹黑政府與警方,大力對社會灌輸「違法達義」、「留案底令人生變得更精彩」等歪理,誘導了許多少不更事的年輕人踏上犯法之路,大學校園更成為暴力「重災區」。


段崇智曾與暴徒走在一起?


在「反修例風波」中,香港中文大學付出了十分慘痛的代價。暴徒一度強佔中大校園,並四處縱火、打砸設施、投擲汽油彈、攻擊車輛及警員,致使學校淪為「戰場」和「兵工廠」。暴徒離開後,現場遍地武器、處處垃圾,鳥語花香的中大山城如同一座死城。據校方介紹,修復校園需花費高達7000萬港元。


令人遺憾的是,中大校長段崇智當時荒唐地包庇犯罪的學生,聲稱他們「還是孩子」,不會對他們紀律處分,又在未查明真相下,單憑中大女學生吳傲雪「在新屋嶺被警察性侵」和其他學生的一面之辭,就以中大校長的身份公開譴責警方,為當時警方止暴制亂工作帶來極大的輿論壓力。事件最後並非事實,甚至涉嫌造謠,吳傲雪連番改口稱事件只是發生於葵涌警署,更非最先所謂的「性暴」。最終,段崇智就這樣不了了之,就連斥責學生說謊的勇氣都沒有,更遑論對警方和市民道歉。


及後面對暴徒佔據該校「二號橋」的暴力暴行,段崇智當時甚至說出「警察不能進入校園」等歪理,與大批蒙面暴徒走在一起,逼近警方防線,當中更有人持電鋸及汽油彈。這樣的校長,既令人失望,又令人憤怒。如今,段崇智竟然提前獲得續聘,更獲得校董會鼓勵嘉許,社會對此不禁提出質疑。段崇智本人以至中大校董會是否欠市民一個交代?有中大校董認為,段崇智今後要洗去「暴大」標籤,但敢問一句,段崇智有這份勇氣嗎?


大學校長絕不能向暴力低頭


古語說,「慣子如殺子。」大學校長不僅要當好學生的「父母」,還要有眼界、有擔當,而不是唯唯諾諾,更絕不能向暴力低頭。不問是非,不問事實,一味地縱容犯事學生,一味地向暴力屈服,其實就是在縱容犯罪。


必須警惕的是,從2014年非法「佔中」到2019年「反修例風波」,一些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被披著「追求民主與自由」等外衣的歪理邪說蠱惑,而走上違法犯罪道路。尤其是「反修例風波」中因違法行為而被捕的逾萬人中,僅學生就佔了約四成,顯示青少年受歪理毒害之深。如果段崇智等有識之士當時能更有承擔,敢於與歪理邪說辯駁,心懷真理保護「孩子」,也許可以改寫很多年輕人在這場暴動中的下場。


社會亂局教育界責無旁貸


「違法」本身就是「不義」,任何人都不可凌駕於法律之上,這是文明社會的金科玉律,違法必究亦是當今法治社會普遍認可的基本原則。除執法和司法部門要依法懲治犯罪外,全港教育界工作者,包括大學校長和教授、中小學校長和教師均責無旁貸,應以身作則,強調遵紀守法的重要,並與政府部門通力合作,正本清源,共同推動青少年的法律教育工作,合力肅清所謂「違法達義」等歪理。


與此同時,香港市民要團結一致,除了共同反對西方反華勢力的干預,今後若再面對各式各樣的虛假信息,應提高警覺,保持理性、明辨是非,切忌人云亦云。如此這般,特區由亂向治、由治及興的良好趨勢才能得以維護,香港的未來才會更加美好。


原圖:香港中文大學網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43
好正
5
心心眼
6
好好笑
7
令人傷心
20
嬲爆

評論

  • 龙一吟
    龙一吟
    4天前
    0 回應
    向惡暴跪低的名大學校長,必培訓了一大批矮化大學生,香港政府應設立中國香港特區大學,讓好學生聚首一堂,全心全意為祖國為香港效力。
    • +85290****74
      +85290****74
      1月前
      0 回應
      段爸,到依㗎仍然唔敢出聲發言
      • jthk
        jthk
        2月前
        0 回應
        如此多市民對段崇智獲續任反感至極,林鄭特首身為校監,有沒有問校董會是否有考慮段崇智對暴民佔領大學校園,癱瘓吐露港公路,校園被用作生產汽油彈基地,有實驗室可製造炸藥的化學物品,更有人教授射箭,又有大學弓箭被盜,在理工大學暴動現場射穿警員小腿等罪行,段校長應否負責?如此轟動世界的恐怖活動曾經在中大校園可持續好幾天,校長不是共犯就是嚴重無能,不被解僱卻提早超過一年獲續任,如此低能/低智的校長最後一年表現也可以忽視,中大校董會跟黑暴同夥嗎?如此心急幫校長續任?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